返回

20.为谁辛苦为谁甜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20.为谁辛苦为谁甜 (第1/2页)

    山路曲折,坑坑洼洼,泥泞难行。

    夏然气喘吁吁的追上曾少春,并肩与行,又边走边说:“曾总,你今天下午好像有些不开心呀?”曾少春侧头白了夏然一眼,没有吭声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她心想:我堂兄让我佯装爱上陈虞,迷惑陈虞,好让堂兄追到郭嘉慧。可我也装不来呀!唉!这感情的事,怎么装?而且,陈虞又是一个穷鬼!

    夏然自讨没趣,心里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想想自己大小也是一个老板啊!

    怎么还能给一个小秘书瞧不起?

    哇靠!什么世道呀?

    但是,夏然心有不甘,他遇见了曾少春,仿佛就丢了魂似的。

    她太艳美了,让夏然一见钟情,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于是,他放低姿态,继续与曾少春并肩同行,走了几步,又侧身讨好地说:“曾总,如果你们真来这里投资,我愿意出资将这条上山的泥泞坑洼之路铺上水泥,以后,你就可以乘车上山了。”曾少春侧头冷冷地说:“你很有钱吗?你有我们公司有钱吗?”

    这话就像七十二度的烈酒,真够呛人的。

    夏然气得七孔生烟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满脸涨红,浑身哆嗦,双腿一沉,动也不会动了。

    曾少春骤然转身,眼望夏然,又略略抬头,望向身后远处的陈虞。

    陈虞也正望着她的背景,此时看见她回头,便急急横手搂着宋明敏的纤腰。

    宋明敏娇羞地说:“哎哟,羞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想扣开陈虞的手,但是,陈虞用力一搂,又搂得宋明敏跌入他怀中。

    他随即低声说:“我就是要在众人面前和你秀恩爱,因为你是我此生的骄傲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宋明敏在陈虞怀中娇笑起来。

    情话绵绵,格外顺耳,格外顺心。

    曾少春双眼冒火,“哼”了一声,愤然转身上山。

    她走了几步,感觉特别累,便又转身,扬手指指夏然,喝了一声:“喂,你像个男人吗?快过来。”夏然闻言,顿时喜出望外,心潮澎湃,热泪盈眶,急急小跑数十步,追上曾少春。

    没想到,曾少春召他过来,并非给他好脸色,而是冷冷地质问:“陈虞和那小姑娘是怎么回事?他不是正在和郭嘉慧谈恋爱吗?怎么又和这小姑娘好上了?”

    夏然呆楞了一下,又不得不如实说:“不是啊!陈虞认识郭嘉慧也没几天。那小姑娘是我们公司的服务员。”曾少春呸了一口,随即怒骂:“你们公司就专门给男人介绍女人的吗?我呸,就你这样的人品,还想接我们公司的工程做?哼!我不上山了。”

    她骂完,随即下山。

    夏然气得顿时晕头转向,视力都有些模糊了。

    他急急歪倒在草地上,狂喘粗气。

    陈虞看见曾少春怒气冲冲下山,便轻轻的松开宋明敏,紧接着大声说:“明敏,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财富、生态财富,又是社会财富、经济财富。而且,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绝不是对立的,关键在人,关键在思路。”宋明敏自然不明白陈虞说这些话是故意说给曾少春听的,但是,她感觉真有哲理,不由频频点头,连声“嗯嗯!”

    刚刚走到陈虞和宋明敏身前的曾少春不由一怔,本能地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陈虞仿佛没看到曾少春似的,又继续侧身对宋明敏说:“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自然价值和增值自然资本,就是保护经济社会发展潜力和后劲。生态环境之美,不仅美在鸟语花香、田园风光、繁星闪烁,更是美在人与自然和谐共生、清新环境中的历史文化风貌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讲,一边摆着各种手势,一边东指指,一边西指指,此时此刻,他像极了一个带着团队旅游名山大川的导游,一个历史博物馆的讲解员。

    宋明敏频频点头,连声“嗯嗯”。

    她此时感觉陈虞太有才华了。

    她还感觉到陈虞前来驻村,前来负责乡村振兴工作,太对头了。

    原来在青山绿水之中,还有这么多大有可为的空间。

    陈虞演戏演全套,接着又说:“新时代为每个有梦想、有决心创造美好生活的人提供了宽广的舞台和无限的可能。当回首往事,那些不求有功、但求无过的人,是否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?那些精神萎靡、浑浑噩噩的人,是否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?”

    曾少春感觉陈虞的话特别刺耳,但是,瞬息之间,她也由此想到了她堂兄曾金祥的

  20.为谁辛苦为谁甜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