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4.我是人间惆怅客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4.我是人间惆怅客 (第1/2页)

    路露顿时哭笑不得。她本来对陈虞没啥感觉的,但是今天几次被陈虞的几番苦心感动了些许,便钻进了陈虞的轿车里。

    陈虞为她关上车门,绕道过去,钻进驾驶室,驾车就走。

    他中午已经给路露的母亲送过汤了,知道她家住在哪里?

    他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一说话就会被路露讽刺的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上沉默一会,路露却忍不住先开口说话,而且一出口就伤人:“喂,你不要以为你不吭声,我就会同情你。”

    陈虞老是被她骂,老是被她讽刺,心里自然很不舒服。但是,他也强颜欢笑地说:“一个人能走多远,要看他有谁同行;一个人有多优秀,要看他有谁指点;一个人有多成功,要看他有谁相伴。”路露气得吼起来:“你很优秀吗?钱呢?户口本呢?”

    陈虞一天之中,被路露母女伤害了很多次,此时好像心头不怎么会疼了。

    他淡淡地说:“困难就像熬粥,熬熬就过去了。钱啊,户口本啊,迟早会有的。而且,将来我们的相片会印在同一本户口本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你你……”路露气得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但是,她也明白,陈虞的话也是有些道理的。

    谁也不会天生就有钱,也有很多人不是本市户口的,但是,经过努力,很多不是本市户口的人都有了本市户口。没有购房资格的,经过努力,最终也携带家人住进了高楼大厦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一会,陈虞已经驾车到达路露家里楼下。

    他缓缓停车刹车,打开车门,钻出车门,又绕道而来,为路露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路露下车,板着俏脸说:“别拿我的容忍当成你不要脸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陈虞含笑说:“如果爱上你是一个错,我宁愿一错再错。”

    他表面平静,内心是沮丧的。

    路露没有回头,迈步踏入了楼梯口,拐弯上楼。

    陈虞背靠轿车,仰头往楼上望。

    路露上楼之后,走到二楼走廊的栏杆前,探头往下望,看到陈虞竟然没走,还仰头往楼上望,不由气得伸手往陈虞指了指,然后转身回房,“砰”的一声很响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陈虞这才垂头丧气的关好车门,驾车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虞睡着了,迷迷糊糊之中侧动了一下身子,却触手生温,情难自禁地横臂将一人揽入怀中,还惊叫了一声:“路露!”

    但是,他瞬间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那人随即怒骂:“喂,你神经病呀?”

    陈虞睁开眼睛,侧头一看,刚才被他揽入怀中的并非他朝思暮想的路露,而是一个短发齐耳、脸如银盆、眸似寒星的长相很有福气的美丽姑娘。

    她此时的眸子里有火,扬手指着陈虞的鼻子。

    陈虞心里快速地推理,笑了笑说:“自从得了神经病,我整个人就精神多了。姑娘,你刚才坐下来,也是不小心睡着了吧?不小心歪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了吧?不好意思,我想着我的前女友,睡梦中,把你当成她了。”

    那精明干练的姑娘顿时脸红,心也是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但是,她也没作解释,也没再追究,便侧开头去了。

    这年代,谁没有初恋呀?

    陈虞也没了睡意,打开手机,看看时间尚早,便打开学习强国做学习题目。

    旁侧那位姑娘也可能没了睡意,也打开手机,打开学习强国播放新闻,获取积分。

    陈虞正在做挑战答题,被这个很有福气的姑娘所播放的新闻的较大的声音打扰了,导致他接连做错了好几道题。

    眼看积分又没有了,他不由气恼地低吟:“可惜明年花更好,知与谁同?”

    那姑娘感觉不对劲,气得一巴掌拍在坐椅扶手上,侧身怒骂:“你神经病啊!你什么意思呀?我又哪里得罪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虞淡淡地说:“姑娘,你想住在我心里,但是,你交房租了吗?你的手机音量开的这么大,影响我挑战答题了。”

    他侧身如此一说,方才看到这位丰腴而不胖的姑娘,纤腰如碗口般粗,堪堪盈盈一握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你你,你,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气得结结巴巴,语无伦次,扬手指着陈虞的鼻子,却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漂亮的脸蛋都有些歪曲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“哼”了一声,站起身来,拖着拉杆箱就走开了。

    陈虞看看手机,登机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也站起身来,拖着拉杆箱就走,走向登机口,打开手机二维码,将手机递给登机检验员。

    

  4.我是人间惆怅客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