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010 青囊药经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010 青囊药经 (第1/2页)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马车晃晃悠悠离开孙宅,使向回城的方向。

    初雪过后,道路略显泥泞,车夫不得不时时甩鞭,才稳住马车。

    莫求与来时一样,缩着身子坐在一侧,大号斗笠遮住半边身躯。

    虽然是第一次真正出手,好在昨日的诊治过程并没有出现差错。

    伤者成功苏醒,伤势也从频危趋于稳定。

    不过为防万一,几个悍匪依旧强行留下两人,经过一夜观察,终于确认兄弟生命无碍这才放人离开。

    那儒衫男子倒也信守承诺,足足给了五两银子的诊费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银子就攥在莫求冰凉的手中。

    药房老师傅的月钱一个月也不过二两多,魏师兄更是不足一两。

    五两银子,这对一个还未出师的学徒来说,无疑是一笔巨资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念头转动,他轻轻掀开车帘朝车厢内那瑟瑟发抖的人影看去。

    同时道:

    “师兄,这次的诊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!不要杀我!”魏师兄闻声一颤,双手立马抱住头,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不同于莫求,他夜里也没能睡个安稳。

    经由几个悍匪的恐吓、殴打、辱骂之后,精神已经明显失常。

    但凡听到一丁点声音,都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莫求无奈摇头,只能放下车帘。

    按药房的规矩,外出诊治的时候,大夫可以分润一半的诊费。

    可惜,学徒没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原本他打算与魏师兄商议一下,看能否留下点银子当做私房钱,现今看来却是没戏了。

    至于偷偷藏起来……

    只要以后还在药房,这种事还是不要做的好,毕竟孙宅那么多人见到根本瞒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咯吱……咯吱……”

    马车辘辘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鞭绳当空脆响。

    莫求在寒风中缩了缩身子,对自己首次出手治病的过程满心复杂。

    有自得、有惊喜,但更多的还是后怕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没能救活人,会如何?

    结果不言自明!

    这个世道,拥有医术虽然能受人尊敬,但没有武力依旧是砧板鱼肉。

    武功……

    斗笠下,他眼神闪动。

    青囊药房。

    乱哄哄之声持续了许久,才终于平复下去,同时有人前去报官。

    孙宅那几人一看就非良善之辈,说不定就是衙门通缉的悍匪。

    后堂内。

    秦师傅端坐紫檀大椅之上,眉头紧皱,与一旁的贺师傅小声交谈。

    “惊了魂,需要慢慢养。”

    “能恢复正常吗?”

    “这要看运气,也许能熬过去,也许就这样了,也许性格会大变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两人轻叹,连连摇头,话语间所说的自是精神失常的魏师兄。

    莫求束手立于场中,垂首不言。

    待到一番感慨过后,秦师傅才垂首朝他看来,眼神略显惊奇:

    “听车夫说,那人的伤是你治好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莫求拱手回道:

    “我依照《宝药伤科》里面所述,用治疗箭簇外伤之法出手诊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秦师傅摸了摸下巴,狐疑道:

    “《宝药伤科》魏安早就倒背如流,他都束手无策的伤,你能治?”

    话语间,隐带质疑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愿意相信,而是那车夫所言,根本就是违背了常识。

    面前的这个学徒,入药房不过几个月,甚至他都不怎么熟悉,怎么可能治得好魏安束手无策的伤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莫求张了张嘴:

    “我确实是依照医书所载施为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奇了。”贺师傅轻轻一笑,道:

    “你且说来听听,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莫求应是,道:

    “当时我与魏师兄赶到,那人已经气息虚弱、脉搏无力、面色惨白。”

    “身上被两根箭矢贯穿,其后又与人厮杀,导致失血过多昏厥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伤者病情

  010 青囊药经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